作家出版社:严肃文学也能玩转IP?

动    态

【公司新闻】

IP热潮下,由网络文学改编而成的超级IP占据了市场主流。在出版机构纷纷试水IP想赚得盆满钵满之际,作家出版社在IP市场中独树一帜,以严肃文学为根基,其将经典文学作品改编成的电影多次斩获国际大奖,走出了一条精品IP之路,不失为出版界可借鉴的典范。


2015年被称为“IP元年”,《花千骨》《盗墓笔记》《琅琊榜》等一系列网游、小说、出版物的成功运作,使IP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在全媒体时代,IP已逐步成为文学作品及文化产业的核心动力表述,而对于出版业来说,无论是致力打造IP作品,还是进行IP改编,重点是通过全版权运营实现IP价值最大化,形成真正满足受众需求的良性版权运营生态链。

作家出版社就是利用自身在全版权运营方面所具有的“最接近著作权人”的先天优势,将文学作品的影视改编玩得风生水起。作为作协下属的大型文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积攒了丰富的文学版权内容,从2011年开始有意识地进行全版权运营方面的探索,于2011年3月成立了控股影视公司百城映像(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百城映像”),进行社内作品的版权开发。

并于2013年成为全国唯一的全版权运营的试点单位,其后作家出版社又成立了专门的研发部门,其IP经营可以说如鱼得水。而去年带动IP大热的网络文学不是其关注重点,作家出版社的IP打造重点是以严肃文学作品为核心的主流文化生态。

1


重新定义IP价值,严肃文学再开IP“新花”

“IP热”促使网络文学大行其道,网络文学改编而成的网剧、电影都拥有相对固定的受众群体,大多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而真正经得起市场和时间检验的作品,必然是根植于民族文化的沃土之上,百城映像作为作家出版社文学资源的影视出口,不以追求商业利益的最大化作为目的,而是更多地承担了传承经典文学作品精髓的责任和义务。

无论“IP热”下的文化泡沫有多重,都改变不了游戏、动漫、戏剧等泛娱乐IP与文学之间的天然联系,纵观国内外好的电影作品,艺术表现形式的母体大多都是文学创作,70%的奥斯卡最佳影片都有文学蓝本。

“从诗经到楚辞、唐诗宋词、元杂剧、明清小说,每个时代都有自己流行的文学表达方式,而影视便是当下最流行的文学表达方式。一个民族的中流文化砥柱不能变,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这条文化产业链打造下去。”百城映像总编辑吴滨表示。他还列举了一些市场大热IP都来源于文学的例子,比如《功夫熊猫》源自对武侠小说的应用,《花木兰》源于古文《木兰从军》,包括今年市场开发力度极大的“西游记”系列均以《西游记》原版小说为故事原型。

而百城映像在当前“泥沙俱下”的IP环境下,一方面,对网络文学的“IP热”采取乐见其成的态度,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坚持主流的文学创作方向,打着“挑起文学电影的大旗”的口号,开发创作出了多部优质IP。

2011年公司成立之初,恰逢辛亥革命100周年,百城映像发起“百年百城”计划,选择了近当代中国作家作品来改编,展现这些作品中表现的城市以及中国人的生存状态、精神面貌和文化背景,其中改编自天津著名作家林希的《天津闲人》获得了第13届中国电影百合奖一等奖,第20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低成本电影、最佳低成本电影导演奖;另一部《危城之恋》则获得了2014年第7届巴黎中国电影节最佳文学改编电影、最佳配乐,并入围第36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世界聚焦单元”。

面对“IP热”下的眼球经济,吴滨表示,百城映像打造IP并不反对娱乐性,也在寻找与市场对接的最大可能性,未来将在与文学的精神追求不悖的前提下,获得更多人的关注和认可。


2


合理调动资源,创新IP经营模式

出版业与其他泛娱乐产业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天然的文学性,因此在IP开发时更加注重内容的深度。也可以说版权侧重于内容属性,强调作者权益;而当下大热的IP则更侧重于商品属性,强调经营开发。目前百城映像的全版权运营主要囊括了两大方面,一是将符合文学电影精神的文学作品改编成电影,完成从筹资、选材到剧本改编、拍摄、宣传、发行等制作流程,最终呈现出具有观赏性的视觉作品。二是进行立体化运营,真正实现对产品内容资源的“一次生产、多次销售”。具体而言,就是自主开发和营销以文学作品为基础改编的影视剧剧本,或者接受委托进行文学作品的影视改编。除了担任百城映像的首席内容官,吴滨还兼任作家出版社作品研发中心总监,他介绍,作家出版社将多年的文学作品资源整理成“中国城市文学作家作品库”,不仅将拥有影视改编权的文学作品和其他作品区分开来,还对有改编权的作品进行了分类,这些版权内容资源为百城映像“百年百城”系列电影项目提供了文学改编基础,也成为百城映像拓展全版权运营业务的独特优势。

在版权开发方面,百城映像绝不仅仅局限于作家出版社这个版权获取入口,但凡发现符合其“审美价值”的作品都会毫不犹豫地买断,在近5年的经营中百城映像逐步建立了多元化的版权渠道,并进一步形成了版权开发的创新模式,而有如此发展,得益于百城映像对作品的辨识能力和提升能力。

所谓辨识能力,就是如何在海量作品中,甄别出有好的社会效益或经济效益可能的故事题材;而提升能力可理解为改编能力,即以小说为原型进行二度创作,将最能反映原著所描绘的真实社会现象的部分加以提炼,使其以影视的形式呈现在受众面前。“我们的研发中心和编辑团队基于作家出版社多年积攒的优质编辑资源,‘慧眼识珠’的能力可以说高出许多同行水平,这两种能力也是我们领先于行业的和核心竞争力所在。”吴滨表示。

百城映像所遵循的IP经营逻辑正契合了版权交易的最基本含义,不仅是单纯地买卖文学作品的出版权,而是对其进行改编选题、改编方案、改编剧本、完整的影视作品等每个阶段的加工都可能产生版权交易。“倘若一部文学作品的价值是20万,我们进行识别改编后则可能升值为30万。”吴滨补充道。以此为原则,百城映像相继开发了《爱国者》《心理罪》《无尽藏》等多部电影和电视剧剧本;并成功联合组织了中国首届“影视文学版权拍卖大会”,交易额超过1.8亿元,这也是“文学—影视”转换机制在“IP热”下焕发新活力的表现。


3


做好版权服务,小众IP大有可为

在IP盛行的大环境下,尽管有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影视公司参与制作的电影《左耳》,取得了4亿元票房收益这样的范例,但相对于一些影视、动漫、游戏以及BAT互联网巨头的IP经营来说,出版机构的IP经营体量依旧太小,步伐也稍显缓慢。换一个角度看,文学是影视IP开发的基础,加之有作家出版社丰厚的版权资源支撑,打造精品IP无疑成为百城映像的最佳选择,它也逐步探索出了一条以传统文化为根基的小众IP市场化之路。

不同于大IP经营,百城映像多采用低成本电影的制作方式,如《天津闲人》仅投资150万元人民币,在前不久斩获上海电影评论学会评选的“2015十佳华语电影”的《蚀》,改编自中国现代文学泰斗茅盾的小说《蚀》之三部曲。据吴滨透露,由于茅盾先生与作家出版社之间的渊源,其后人仅收取了极少的版权改编费,而与作家出版社的“姻亲关系”不仅使百城映像“近水楼台先得月”,甚至有一些只为获得公众影响力的作家在签订作品的出版权时随之赠送影视改编权,进而使它可以加大投入打磨作品,从而增加了精品IP诞生的可能性。

IP热潮下,争取做行业中先进文化引领者的百城映像,将沉静的艺术追求与品质呈现作为创作目标,让更多受众感受到电影和文学的魅力。吴滨表示:“在近几年‘文学电影’的创作过程中,我看到真正喜欢‘文学电影’的受众在不断扩大,他们大多有着较高的购买力,但现有的产品和市场还很难满足他们的精神需求,这些人群已经足够支撑起低成本‘文学电影’的市场。尽管公司目前处在微盈利阶段,但我和我们的团队对未来的前景信心十足。”

当前的电影创作同IP经营具有相同属性,中国电影很难同高投入、大制作、有着非常纯熟商业运作经验的好莱坞大片相抗衡,市场更需要的是优质的小成本电影制作来支撑,这也与百城映像未来继续开发“文学电影”系列电影的发展思路相吻合。

在问及IP改编过程中的困难时,吴滨坦言,“影视作品的本质是娱乐产品,因此最大的困难就是‘俗与雅’的平衡问题,怎样在完整表达文学精神的前提下,又使娱乐元素更鲜活地在作品中体现?举例来说,如何将《夜谭十记》中的鹅城故事变成电影《让子弹飞》,是我们要探索的,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目前百城映像与CCTV电影频道建立了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未来还会在坚持文学精神的主流下,进军更广泛的商业影片制作领域,打通严肃文学与娱乐化之间的通路,让“文学电影”被更多的受众所认可,成为国内一流的影视行业内容提供商和投资制作商,是百城映像的长且远的目标。 

转自《出版商务周报》作者:余若歆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