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之章台秋柳》大家系列影评之张新英《蚀·失》

动    态

【公司新闻】

《蚀·章台秋柳》讲述的,是一个美好的女孩想要拥有却不断失去的故事。

影片一开场,章秋柳便失了身。房间的一面大镜子,映照出她失身后的震惊和彷徨。然后是洗手间的两面镜子,继续无情地陈述着这个事实。从这个时候起,冰冷的镜子便成为影片中时常驻足的看客,时时折射着章秋柳的徘徊和选择、不甘和迷茫。作为一名才貌俱佳的大学生,秋柳是有追求和梦想的,但意外怀孕让她无可选择地在毕业前失学,她住进范家为她准备待产的房子,同时也失去了自由。当她母性萌发,想要留住自己的孩子时,她把爱和希望寄托在律师方罗兰身上。珠帘掩映,纱帐迷蒙,镜子映照出章秋柳为方罗兰量体裁衣的影像,也清清楚楚透露出两个人的情愫暗生和满腹思量。他们终于逃离了牢笼,走到了一起,逼仄斗室之中,他们像这个世界上最恩爱最平凡的一对夫妻。但是,我们心里清楚地知道,他们终将走向无可挽回的悲剧。



                      


所以,他们爱的越浓烈,越欣喜,他们爱的结局就越悲伤,他们对明天有多憧憬,他们的未来就有多苍凉。章秋柳最终失去了她一心想要留住的孩子,也失去了那个温厚体贴的爱人。“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上海街头的夜色伴着灯红酒绿吞噬了章秋柳,她最终失身于整个上海。


所以,蚀,其实就是不断地失去,直到最后一无所有。

影片并未刻意强调时代背景,但老上海的气息还是伴随着诸多画面和声音扑面而来:《火烧红莲寺》的海报贴在夏令配克电影院的墙上,黄包车轻快地跑过去,有轨电车叮叮当当地驶过来,狭窄弄堂里永远充斥着孩子们的喧闹声和主妇们的炒菜声,远方轮船呜呜地鸣着笛,辽远而又低沉……这一切都让影片成为一个十足上海风味的故事。但它又不独是上海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像章秋柳一样美好的女学生,也有那么多美好的女孩子曾经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着类似于章秋柳的追求与幻灭。从这个意义上说,《章台秋柳》具有超越特定时空背景的艺术价值。





“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电影的结尾,方罗兰出狱,残破不堪的灰色西装包裹着他颓丧的身体,躲在对面的章秋柳换下了流莺浓艳的妆扮,她一身素淡,却没有勇气再看昔日的爱人一眼。她与他之间,隔着一堵厚厚的墙壁,也隔了一段无法逾越的沧桑和悲凉。

“能够将希望放在将来的人,总是有福的。”影片结尾在章秋柳一无所有之后打出茅盾先生的这句话,究竟是一种无奈的嘲讽,还是一抹微渺的希望?那就只能由观者自行体会了。

转自微头条.文章 作者:张新英

Powered by CloudDream